英国脱欧公投后一年内净移民数量创三年最低,这真是好事吗?

摘要: 国家统计局(ONS)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在脱欧后欧盟公民纷纷“逃离”英国,今年英国的净移民人数下降了四分之一至24.6万人。

08-29 22:37 首页 伦敦眼

 

国家统计局(ONS)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在脱欧后欧盟公民纷纷“逃离”英国,今年英国的净移民人数下降了四分之一至24.6万人。

 

有分析人士指出,脱欧公投的结果导致了来自欧盟的移民数量大幅下降,这也导致了一些关键行业的“人才流失”。今年,从欧盟前往英国长期居住的人口数量与离开英国的人口数量之差相比去年的32.7万人下降了8.1万人,这也被ONS称为“统计数字上的剧变”。其统计结果也表明,今年英国的净移民数量达到了三年来的最低水平。

 


在截止至今年3月的12月内,来自欧盟的净移民数量据估算为12.7万人,比去年同期减少了5.1万人,而来自世界其他地区的净移民人数与去年相比下降了1.4万人至17.9万人。并且根据ONS方面的数据可以看到,去年,欧盟居民的净入境英国人数比2016年下降了3.3万人。

 

国际移民统计负责人尼古拉·怀特(Nicola White)表示,“净移民的变化主要是由从英国移居其他国家的人口数量增加导致,其中欧盟居民占了大多数,并且由他国移居英国的人数也有所下降。这些结果表明,脱欧公投的结果可能影响了许多人,尤其是欧盟公民移居或移出英国的决心。不过断定这是否暗示着之后长期的趋势的话还为时尚早。”

 

在去年5.1万名从英国返回自己祖国的非英籍居民中,有4.4万人是欧盟公民,这个数字与去年相比增长了2万人,并且这4.4万人中有一半都是来自于波兰等2004年加入欧盟的8个国家。

 

工党影子内政大臣戴安·阿伯特(Diane Abbott)今天在评论移民统计数字时表示,政府的移民政策简直是“一团糟”。她表示,“特蕾莎·梅不顾其他的所有建议而坚持将每年的净移民指标控制在10万人以下,这个目标此前从未被达到过。而工党针对移民问题则坚持公平的原则与合理的控制手段,并且优先考虑就业、经济增长和繁荣,而不是将重心放在缥缈的移民指标上。”

 


在今年早些时候,一项旨在打消控制移民目标想法的运动赢得了许多政界人士的支持,他们普遍认为,这个目标将很难达到,并且这一计划将大大危害英国的经济。决议基金会的政策分析员史蒂芬·克拉克(Stephen Clarke)表示,本周四发布的统计数字将会“为英国的劳动力市场带来重大影响”。

 

他提到,“净移民数量的下降主要是由大量东欧国家移民的离开导致的,尤其是捷克共和国、波兰、爱沙尼亚、匈牙利、拉脱维亚、立陶宛、斯洛伐克以及斯洛文尼亚这8国。截止到今年3月的一年中,来自这8国的净移民数量仅为7千人,而去年同期这一数字曾为4万人。”

 

英国董事学会的就业与技能政策主管西莫斯·内文(Seamus Nevin)表示,“并没有人会为这些鲜明的数字感到开心。鉴于目前的失业率处于历史新低(4.5%),如果没有现有的3百万在英居住的欧盟居民,那么英国将会面临极其严重的劳动力短缺。有迹象表明,英国对于许多外国人来说已经是一个不那么有吸引力的生活工作地了。”

 


包括董事学会在内的一些组织也警告说,英国脱欧后,欧盟居民在英国生活的权利目前还存在着诸多的不确定性,这也将造成英国劳动力市场中一些关键行业的熟练工人“人才流失”。在来到英国就业的27.5万人中,大多数人的工作都已确定,另有8.7万人来到英国积极寻找工作。同时,从英国移居海外工作的人数从2.1万人增加到了12.2万人。

 

然而,ONS和内政部几乎在同一时间对于ONS的统计数字发布了两份补充报告,让人们对此前关于国际学生对净移民带来的影响的估计产生了怀疑。之前曾有人提出,有成千上万的国际学生在签证到期后会继续非法居留在英国,而内政部本次也是首次对公众公开的“离境数据检查”表明,统计在案的来自非欧盟地区的国际学生中有97.4%都在签证到期前准时离境。

 

在过去的一年中,国际学生的人数“显著地”减少了2.7万人,其中大部分为来自非欧盟国家的学生,并且国际学生的减少也是去年英国净移民人数减少的一大驱动力。不过,ONS表示他们发现了“有力的证据”可以证明目前统计所使用的方法可能会导致对国际学生对净移民带来的影响进行了高估。

 


而梅一直以很多国际学生会在签证超期后依旧非法居留在英国为由而坚定地认为,国际学生应该被纳入官方净移民评估范围之中,尽管她所坚持的理由刚刚被最近的研究“打脸”——根据此前的估计,学生签证超期非法居留者的数字可能会有10万之多,而根据最近内政部的“离境数据检查”,这一数字的真实值应在5000以下。

 

在过去7年内,梅已经不断加强了对于学生签证的限制。此前,英国对于移民方面严苛的政策已经导致900多所学院无法招收国际学生。当时政府对这一举措的解释为“打击教学质量低下的机构对英国在国际上作为教育行业领袖的声誉的损害”。

 

阿伯特表示,“现在看来,她(梅)长期以来对国际学生的恶意中伤是完全基于她的幻想的,没有证据表明因少部分国际学生的超期居留为国家带来了多么大的危害。现在政府的一些官员似乎已经意识到了海外学生为国家作出了多么大的贡献,所以才迟迟地要求移民咨询委员会来搜集相关证据。”

 

国会议员安珀·拉德(AmberRudd)表示英国仍将欢迎“真正的国际学生”来英国求学,并强调了英国是全球第二大最受欢迎的留学国家。然而许多分析人士都担心,国际学生来英的数量将会持续下降。

 


内文表示,与国际学生有关的统计数字“应作为一个警告”,“高等教育一直是我们国家国民经济收入的一个重要来源,我们应始终欢迎最优秀的学生和专业人士来英,这样才能保证英国经济与商业的发展与成功”。

 

同时,截止至今年6月份的一年中,有16211人通过庇护、安置或其他保护途径得以移居至英国。

 

今天公布的其他有关数据还显示,2016年英格兰和威尔士超过四分之一的新生儿的母亲出生于英国之外的其他国家地区,这是这一数字有史以来达到的最高水平。尽管整体的生育率有所下降,然而外国母亲的生育率却上升了2%,这些外国母亲中的大多数为波兰人。

 


来自ONS的尼古拉·海恩斯(NicolaHaines)表示,这一变化是“因为生于外国的女性现在在英国的所有育龄女性中所占的比例越来越大”。2016年的一项人口统计调查显示,居住在英国的波兰人首次突破了100万人。

 

而今天政府公布的统计数字还显示,由于通胀率飙升,英国经济在去年的增长速度只有欧元区的一半。

 


(来源:独立报、卫报;编译:考拉;转载请注明)


 



首页 - 伦敦眼 的更多文章: